中尚圖動態

王曉豐紅樓夢研究,解讀那些避無可避Bug

時間:2019-03-26 10:10:31 來源:中尚圖

  草蛇灰線,伏脈千里,究竟是曹雪芹的神操作?還是眾志成城的集體智慧?異彩紛呈的成書破譯中,真相的輪廓漸漸清晰。
\

  《紅樓夢》中的那些避無可避Bug
  《紅樓夢》是古今天下第一奇書,不僅故事異彩紛呈,其中的矛盾和混亂現象也非常嚴重,像一團亂麻,剪不斷,理更亂,讓人相當困惑。在“甲戌本”中有一條批語提到:“是作者具菩薩之心,秉刀斧之筆,撰成此書,一字不可更,一語不可少。”這是為什么呢?難道書中這么多奇怪的矛盾,乃至錯誤也是作者有意為之的?最為突出的就是人物年齡和時間順序上的矛盾之處,人們爭論了幾百年也沒有定論,看似無解……
\
  「黛玉進賈府的年齡」
  黛玉是幾歲進賈府的?這一直是“紅學”研究的熱點問題之一,一樁大大的懸案。
  《紅樓夢》的各個鈔本之間有不少差異,脂硯齋改過的“甲戌本”“己卯本”和“庚辰本”中也有不少不同的地方。比如“甲戌本”中薛蟠表字為“文龍”,“己卯本”和“庚辰本”里變成“文起”。有專家指出:這一改動很有可能是因為清代可怕的“文字獄”所致,“龍”這個字比較觸眼。除此以外,這三個鈔本上第三回的回目也有區別:
  甲戌本:金陵城起復賈雨村榮國府收養林黛玉
  己卯本:賈雨村夤緣復舊職林黛玉拋父進京都
  庚辰本:賈雨村夤緣復舊職林黛玉拋父進京都
  有人提出“甲戌本”的“榮國府收養林黛玉”不是很合理,因為黛玉不是孤兒,林家也不是很窮,巡鹽御史這個官可不小,所以林如海應該非常富有,黛玉只不過是喪母后走親戚去賈家住些日子,自然不應是被收養。之所以后來她長期住在賈家,是因為林如海去世,但第三回的時候是絕不可能被收養的,那時林如海還健在。“己卯本”和“庚辰本”中第三回的回目改成了“拋父進京都”,這就合理多了,我們也可以從這一變化看出脂硯齋對《紅樓夢》部分內容做出修改的目的,可“收養”一詞是怎么來的呢?另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黛玉到底是幾歲進的賈府?第二回里明確說“今只有嫡妻賈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歲”,隨后又說“堪堪又是一載的光陰,誰知女學生之母賈氏夫人一疾而終”。此時,黛玉只能是六歲,而在“己卯本”和“夢稿本”中卻是:
 ?。ㄍ跷貘P)又忙攜黛玉之手問:“妹妹幾歲了?”黛玉答道:“十三歲了。”
  從第三回黛玉進賈府的表現看,十三歲應該是合理的,她不但對自己的病情講得明明白白,說話做事亦非常得體,很有分寸,沒有像六歲的孩子那樣又哭又鬧,“步步留心,時時在意,不肯輕易多說一句話,多行一步路,惟恐被人恥笑了他去”,顯得相當成熟、懂事:
  賈母正面榻上獨坐,兩邊四張空椅,熙鳳忙拉了黛玉在左邊第一張椅上坐了,黛玉十分推讓。賈母笑道:“你舅母你嫂子們不在這里吃飯。你是客,原應如此坐的。”黛玉方告了座,坐了。賈母命王夫人坐了。迎春姊妹三個告了座方上來。迎春便坐右手第一,探春左第二,惜春右第二。
  為什么黛玉要推讓呢?因為過去以左為尊,黛玉是客,自然應該坐在左邊,可她非??蜌?,所以要推讓一番,這樣的規矩告訴六歲的小孩多半是沒用的,這個年齡的孩子如“野馬一般”,可見,黛玉遠比六歲孩子懂事得多。邢夫人留黛玉吃飯,黛玉居然考慮得非常周到,婉言謝絕了;還自稱“只剛念了《四書》”,《四書》絕非六歲女童能夠看得懂的;寶玉比黛玉大一歲,被描寫成“一位年輕的公子”,說起話來滔滔不絕,引經據典,很有幾分文采,看到黛玉皺眉的特點馬上想到西施的典故,還為其取了“顰顰”這樣的表字,其表現絕不像個七八歲不懂事的男童。這一回里還有這樣的描寫:
  黛玉只帶了兩個人來:一個是自幼奶娘王嬤嬤,一個是十歲的小丫頭,亦是自幼隨身的,名喚作雪雁。賈母見雪雁甚小,一團孩氣,王嬤嬤又極老,料黛玉皆不遂心省力的……
  這一回還對黛玉進行了描寫:
  眾人見黛玉年貌雖小,其舉止言談不俗,身體面龐雖怯弱不勝,卻有一段自然的風流態度,便知他有不足之癥。
\

 
  「黛玉進賈府后的時間玄機」
  寶釵一直被寶黛稱為“寶姐姐”,她到底有多大呢?黛玉進賈府與寶釵進賈府之間究竟相隔多久?
  十歲的雪雁“甚小”,黛玉是“雖小”。如果黛玉是六歲,自然要比“甚小”還要“小”,更應是“一團孩氣”,可我們感覺黛玉表現得成熟多了,因此,十三歲更為合理。為什么黛玉進賈府會有兩個年齡?不可能是作者先在第二回寫了六歲進賈府,而在第三回又偏要將黛玉描寫成十三歲那樣成熟穩重,這樣太不合常理了,只能解釋為是先寫了黛玉十三歲進賈府,后又在第二回里將黛玉改寫成六歲。為什么作者沒將第三回的文字同步進行改寫呢?很有可能是因為第三回的文字早就寫好了,而且非常精彩,不但對榮國府上上下下進行了詳細的描寫,而且還努力展現了黛玉和寶玉的性格,二人一見鐘情的描寫非常好看,如果將他們改寫成兩個六七歲不懂人事的小朋友初次相見,恐怕就相當無趣了,所以作者最早在創作黛玉進賈府的內容時腦子里黛玉的形象肯定是十三歲。然而,將黛玉改成六歲進賈府后又出現了新的矛盾,因為第二天就傳來薛蟠打死人的事,緊接著,寶釵就進了賈府,似乎她們二人進賈府的時間相差沒幾天,可寶釵這時應該十多歲了,比六歲的黛玉大了很多,實在是不合情理,這是怎么回事?民國時期有一位叫吳克岐的民間紅學家聲稱自家有一套《紅樓夢》的殘鈔本,此本第三回的最后多出這樣的文字:
  卻說黛玉自入榮府以后,每日除承歡賈母外,只和寶玉及諸姊妹頑耍,或讀書寫字,或描花刺繡。真是光陰似箭,日月如梭,不覺歷過幾個寒暑。這日早起,省過賈母。
  一下子將黛玉進賈府與寶釵進賈府之間的時間憑空加長了好幾年,從而支持了黛玉六歲進賈府的觀點,讓釵黛之間的年齡相差不大??此七@段文字是有道理的,無論吳克岐的記載是不是可靠的,都說明早有人發現黛玉進賈府的年齡是有問題的。然而,吳克岐提到的這段異文不能解釋黛玉進賈府時的表現為什么是十三歲的樣子;他更不知道“己卯本”和“夢稿本”中黛玉在第三回里提到自己十三歲了。如此看來,他提供的這些異文存疑,如果他家的殘鈔本是可靠的,說明在成書之后有人在原本基礎上不斷進行描補,努力將一些矛盾給化解了,而這些異文應該并不是作者最初的構思。
  為什么第二回里黛玉進賈府的年齡為六歲呢?有學者認為這應是后來有人有意將第二回的黛玉改成了六歲,為的是突出寶黛自幼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所以將已寫好的黛玉進賈府的十三歲強行改成六歲,卻不愿意重新改寫第三回的文字。這樣的判斷是有道理的。其實,這并不僅僅是在第二回將黛玉改成六歲、將寶玉改成七八歲這么簡單,作者還需要在書中多處添加一系列情節與之呼應。比如在第五回一開始提到黛玉和寶玉“同行同坐,夜則同息同止”“那寶玉亦在孩提之間”。什么是“孩提”?應指兩三歲的孩子。怎么一下子把寶玉說得更小了,成幼兒了?黛玉比寶玉小一歲,似乎成了沒斷奶的嬰兒,這個改動實在是有些過分。如果寶釵十三四歲進賈府,那么,寶釵要比寶黛大十歲以上,這樣的“三角戀”實在讓人難以想象。將寶黛年齡改小應是為了突出他們感情深厚,所以才在書中多次提到二人自幼一起長大,應該還包括在第三回里安排寶黛住在同一個房間外屋的情節。古人認為“男女七歲不同席”,榮國府不僅富貴,而且知書達理,自然對這樣的道理是懂的,如果那時兩人年齡非常小就無所謂了,這樣看來,黛玉進賈府第一天晚上的情節有可能是后來改寫的,在早本中不可能有黛玉和寶玉同居一室的內容,更不能“一桌吃,一床睡”了。

 
  「寶玉的年齡忽大忽小」
  書中的角色是否真的存在兩個“年齡系統”?為何寶玉的年齡線如此混亂?
  在早一些的版本中,黛玉應是十三歲進的賈府。第四回里提到“還有一女,比薛蟠小兩歲,乳名寶釵”;“甲戌本”中還提到薛蟠的年齡是“十有五歲”,寶釵這時只能是十四歲,不然就跟十三歲的黛玉同歲了。第三回里黛玉說過:“這位哥哥比我大一歲,小名就喚寶玉。”寶釵自然要比寶玉大,所以在早本中寶釵應跟寶玉同歲,一開始都是十四歲。寶釵的生日大一些,是正月二十一;寶玉的生日在四月,初夏的季節。這樣看來,早本中他們兩人的年齡相差不大,而第二十三回提到:“當時有一等勢利人,見識榮國府十二三歲的公子做出的,抄錄出來,各處稱頌。”寶玉的年齡一下子又變小了不少,甚至比早本中十三歲進賈府的黛玉還??;第二十五回,癩頭和尚說:“青埂峰一別,展眼已過十三載矣!”這樣一來,寶玉的年齡剛剛趕上早本中黛玉進賈府時的年齡。第二十四回提到賈蕓十八歲,賈璉對寶玉說:“人家比你大四五歲呢。”這里有一條批語提到寶玉的年齡:

\
 
  〖庚側:何嘗是十二三歲小孩語?!?/strong>
  如果賈蕓真的比寶玉大四五歲,此時寶玉應該十三四歲,而不是十二三歲,可能批書人的數學不太好,多半是他臆想中寶玉就該這么小。黛玉的生日是二月十二日,在早本中寶釵應比黛玉大一歲多一點。第二十二回寶釵過十五歲生日,這時黛玉應該馬上就要十四歲了。到了第四十五回的秋天,也就是距寶釵生日半年多以后,黛玉提到“我長了今年十五歲”,這看起來有些矛盾,可實際上,她這樣說也算是對的,可以按虛歲來算,如此看來,第四十九回那段描寫也是合理的:
  李紈為首,余者迎春、探春、惜春、寶釵、黛玉、湘云、李紋、李綺、寶琴、邢岫煙,再添上鳳姐兒和寶玉,一共十三個。敘起年庚,除李紈年紀最長,他十二個人皆不過十五六七歲,或有這三個同年,或有那五個共歲,或有這兩個同月同日,那兩個同刻同時,所差者大半是時刻月分而已。
  這里明確把黛玉劃在“十五六七歲”的范圍內,也就是說,黛玉十三歲進賈府是有一系列文字支持的,這些情節應該都來自早本,來自那個黛玉十三歲進賈府的本子,因為我們現今看到的版本中寫于早期和后期的文字并存,書中的角色出現了兩個“年齡系統”,如此,才出現很多角色年齡上的混亂現象。在隨后的加工過程中,很有可能有不同人參與其中,所以指導思想發生了改變,大家各抒己見,于是把書中人物的年齡越改越亂,從不同地方的描寫來看,寶釵可以比寶玉大兩歲、三歲、七歲,甚至十一二歲;比黛玉大三歲、四歲、八歲,甚至十二三歲,怎么算也算不明白!實際上,在早本中寶玉應該只比寶釵小三個月左右,兩人是同庚,黛玉也不過比寶釵小一歲左右。
 
  「襲人到底比寶玉大多少」
  寶玉一直稱襲人為“姐姐”,然而她的年齡問題也很大。
  關于這一點還有一個細節很能說明問題。第六回介紹了襲人的年齡:“襲人本是個聰明女子,年紀本又比寶玉大兩歲”;第十九回襲人介紹自己的“兩姨妹子”的時候說:
  襲人道:“他雖沒這造化,倒也是嬌生慣養的呢,我姨爹姨娘的寶貝。如今十七歲,各樣的嫁妝都齊備了,明年就出嫁。”
  上文說明襲人這時至少十七歲了,總不會比十七歲的“兩姨妹子”小吧?這樣算來,第十九回里寶玉應該十五歲,與寶釵年齡差不多。在早本中,襲人要比寶釵大不少,而不是同歲。第二十二回里寶釵過十五歲生日,寶玉與寶釵的年紀在襲人“兩姨妹子”這個情節里居然可以呼應上,說明第四十九回里將寶玉列為“十五六七歲”這個范圍是合理的,而第二十三回提到寶玉十二三歲和第二十五回提到的十三歲的情節寫成的時間比較靠后,于是,我們發現后來有人非要把寶黛的年齡努力往小里改,越改越小,甚至成了兩三歲的“孩提”,不知出于什么樣的居心。生怕大家不知道寶黛從小青梅竹馬嗎?感覺這個改動有些用力過猛,導致書中的角色個個是少年天才,動不動就出口成章,而且都很有心機,顯得老練早熟。我們還可以從第三十二回襲人與湘云的對話中發現一些痕跡:
  襲人道:“這會子又害臊了。你還記得十年前,咱們在西邊暖閣住著,晚上你同我說的話兒?那會子不害臊,這會子怎么又害臊了?”
  這時湘云多大?按寶玉十三歲來算,湘云比黛玉要小,黛玉比寶玉小一歲,如果湘云是十二歲的話,那十年前她才兩歲,居然會與襲人說這樣的話,是不是太不可思議了?這個年齡會不會說話都難說。第二回有一條清朝讀者針對黛玉六歲時的表現寫的批語:
  堪堪又是一載的光陰,誰知女學生之母賈氏夫人一疾而終。女學生侍湯奉藥,〖補拙齋側批:雨村為黛玉師時系五歲,過一年為六歲。其母病時已能侍奉湯藥,又能守喪盡禮。吾恐無此奇怪女娃也,五六歲說話多不明白〗守喪盡哀,遂又將辭館別圖。
  看來,古時兒童的成熟度與今天的兒童無異,即使十年前湘云是六歲,似乎也不太可能與襲人說那些“不害臊”的話,可襲人提到“十年前”是怎么回事?我們看看第三十二回里兩人的對話:
  史湘云笑道:“你還說呢。那會子咱們那么好。后來我們太太沒了,我家去住了一程子,怎么就把你派了跟二哥哥,我來了,你就不象先待我了。”襲人笑道:“你還說呢。先姐姐長姐姐短哄著我替你梳頭洗臉,作這個弄那個,如今大了,就拿出小姐的款來。你既拿小姐的款,我怎敢親近呢?”
  這是指黛玉進賈府之前,湘云曾在賈府住過一段時間。關于這一點在第十九回中襲人也有交代:
  “自我從小兒來了,跟著老太太,先服侍了史大姑娘幾年,如今又服侍了你幾年。”
  如果黛玉是六歲進的賈府,湘云與其同歲,最遲在賈府住到六歲,她剛走黛玉就來了,這個安排有些太緊湊了。從童言無忌的角度來看,這個年齡說“不害臊”的話雖然不太合適,似乎也能湊合說得過去。襲人提到自己服侍了湘云幾年,至少也得兩三年,她比寶玉大兩歲的話,至少要比湘云大三歲以上,這樣算來,襲人大約六歲進賈府,可她進賈府時并沒有馬上服侍湘云,第三回有這樣的介紹:
  原來這襲人亦是賈母之婢,本名珍珠。賈母因溺愛寶玉,生恐寶玉之婢無竭力盡忠之人,素喜襲人心地純良,克盡職任,遂與了寶玉。寶玉因知他本姓花,又曾見舊人詩句上有“花氣襲人”之句,遂回明賈母,更名襲人。這襲人亦有些癡處:伏侍賈母時,心中眼中只有一個賈母,如今服侍寶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個寶玉。
  襲人先是服侍過賈母,然后服侍湘云,最后服侍寶玉,這樣算來,她可能四五歲就進賈府工作了——恐怕這有些太夸張了吧?后來服侍兩三歲的湘云,這么小的兩個小朋友都需要照顧,怎么可能一個服侍另一個?合理的解釋只能是在早本上黛玉十三歲進賈府,而湘云大約十歲左右離開賈府,這樣的話,她與襲人說些“不害臊”的話就合理了。然而,這卻與襲人提到的“十年前”的事相矛盾。這個“十年前”是怎么來的呢?我推測“十年前”是在后來某次增刪過程中修改的,而且是特意修改的,似乎與第四十八回平兒說的話是同一時期出現的:
  平兒咬牙罵道:“都是那賈雨村什么風村,半路途中那里來的餓不死的野雜種!認了不到十年,生了多少事出來……”
  在這次增刪過程中,為了適應黛玉六歲進賈府的改動,增刪者把她進賈府的時間定為八九年前,又把湘云當年住賈府的時間改為十年前,卻沒考慮到十年前的湘云連話都說不明白,所以第三十二回里襲人與湘云的對話應是來自早本,然而在后來的增刪過程中被改成“十年前”。我推測在早本中這里應該寫的是“五六年前”,如此就與黛玉十三歲進賈府完全吻合了,也與第四十九回提到寶玉和姐妹們十五六七歲相符了。襲人應是八九歲進的賈府,十歲左右服侍湘云,十三歲左右開始服侍寶玉,第十九回的時候十七歲左右,而寶玉馬上就要十五歲了,黛玉快要十四歲,這樣就合理多了。
紅學研究
  -關于本書-
  本書參考了著名紅學家關于《紅樓夢》成書研究的成果,針對《紅樓夢》中出現的諸多矛盾,以及奇怪的現象,進行了全方位、多角度、大膽的分析,理順了曹雪芹創作過程中的大致情況,挖掘出“增刪五次”的前因后果,基本上合理地解釋了書中那些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不合理現象和各種矛盾,從而讓我們能夠對《紅樓夢》的成書過程有一個全新的認識。本書的分析過程邏輯清晰嚴謹,證據確鑿可靠,結果令人信服,相信會改變人們對《紅樓夢》的理解。
 
  -關于作者-
  王曉豐,1970年生,1993年畢業于北京工業大學。自1986年起,開始“紅學”研究。2014年5月,于天涯社區首次公布自己的研究成果。出版過《紅樓夢斷三百年》系列叢書,并在北京曹雪芹紀念館進行簽售。
         閱讀點擊購買:《破解紅樓夢成書之謎》

?

聯系電話:010-59603199(總編辦)010-65583678(編輯部)
                85763678(制作部)65573678(發行部)65562678(財務部)

手機熱線:18513336662 15201625177         郵編:100022

E-M a i l:zhongshangtu@163.com

地      址:北京市朝陽區高碑店東區G69幢2號

Copyright ? 2004-2017 自費出書 合作出書

北京中尚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2527號-1 技術支持:愛維時空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2721號

在線QQ出書咨詢 

我要出書 亚洲网在线观看,av无码天堂一区二区三区,中文字幕欧美精品每日更新,日本亚洲欧洲色